嘉兴市私家侦探严以律己也要适当放松

“你有没有在公共场合哭过?“
 
餐厅经常有对情侣来吃饭,选在周五晚上。
 
嘉兴市私家侦探,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们,直到昨天,男生来了。
 
他一个人坐在靠角落的地方,点了女生爱吃的蛋糕。
 
慢慢切,慢慢切,吞下小块,然后泪珠成串地往下滴。
 
我想起那句话:
 
“不要嘲笑当众落泪的成年人,因为他真的忍不住了。”
 
现在的人别说不敢哭,甚至都不敢暴露一点脆弱。
 
前脚刚在医院给妈妈交完手术费,后一秒又在公司加班啃面包;
 
公交没赶上打车又被堵,迟到3分钟被领导取消绩效;
 
和喜欢的人分完手,不敢告诉任何人,还得继续做晚饭;
 
其实我想说的是,你可以给自己一点‘崩溃自由’。
 
你可以哭的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 
从心理学角度来看,我们的内心都有一个防御系统。
 
不开心的时候,它会推卸责任,给你一个更积极的观点。
 
失恋和失业这种大型暴击,会给你带来非常难受的体验。
 
但一些琐碎小事,却没办法触发你心底的防御机制。
 
比如摔了一觉,钱包被偷,手划破了,它们只会越积累越多。
 
长久下来你很难获得安慰和平衡,比遇到了特别坏的事还难。
 
看了个片段,柳岩饰演的网红,面对镜头一边聊天,一遍卸妆。
 
她突然回过头,扯掉了平时自己直播的背景布,她家真实的模样呈现在了大家面前。
 
狭小拥挤,装修老旧,只有一张床。
 
“光鲜体面的背后,我也有我的脆弱与艰难。”
 
前几天有个新闻上了热搜。
 
一位女司机路边违停,交警上前批评教育,她却突然失控:
 
“我加了两个星期班了,想今天可以早点回家做晚饭,又在这儿被堵了……”
 
附近道路施工,她找不到回家的路,丈夫电话也打不通。
 
当生活团成了乱麻,她憋不住了,哭得泣不成声。
 
这些小事,一个个挫败的瞬间,都会压在心头。
 
或许正刷着牙,独自吃着饭,突然一阵鼻酸。
 
好在哭过之后,我们又可以挺上很久。
 
根据费斯汀格法则,生活的90%由你对事情的反应决定。
 
每个人是自己人生的导演,不认输的人,早晚会主宰生活。
 
成年人不怕崩溃,比的是谁能自愈。
 
大张伟表演过一个歌舞剧叫《世界上最幸福的病》。
 
他扮演一个“笑脸症”的病人:
 
无论是被老板骂、被同事嘲笑、还是遭遇了什么痛苦,都是一副笑着的样子。
 
很多人是笑着看的,到最后却看哭了。
 
里面那个嘴角上扬的角色,多像自己。
 
生活的不容易在于,需要坚强的时刻太多了。
 
半夜发烧,一个人跑去诊所打点滴,不敢睡着;
 
下班准备去赴约,得知加班的消息,积极回复:收到;
 
文档写到一半电脑死机,要努力安慰自己:没事,重来。
 
有部日剧的女主,30岁白领,每天带着笑容工作,光彩动人。
 
但作为销售助理的她,却要负责泡咖啡、做保洁、改方案、联系客户……
 
同事都把麻烦事推给她,上司看她能干就使劲压榨她
 
每天早晨被老板的电话惊醒,等地铁都要蹲在地上改方案。
 
当别人羡慕她有份好工作时,她笑不出来了:
 
“我好羡慕你,可以这样尽情地哭。”
 
以前渴望光鲜亮丽,现在只拼谁的情绪能一直稳定。
 
为此我们变得冷静,却也被夺走了情感的需要。
 
身为成年人,最大的痛苦不是委屈;
 
而是你每一次的委屈,都不敢理直气壮说出来。
 
“生活是暴击的循环,没有一种生活不存在暴击。”
 
这种暴击不一定多大,更多是无数个小小的失望。
 
生活的真相不是柴米油盐,更不是花前月下;
 
烦心事不时就扑面而来,能扛得住最好;
 
扛不住了,就别太勉强自己了。
 
心理研究证明:
 
想要减少悲伤,你得多释放一点消极情绪。
 
不管是摔了一跤,膝盖破了,还是没挤上地铁迟到了。
 
只要你感到难过,想哭就哭好了。
 
成年人已经撑得够多了,可以找机会给情绪一点自由。
 
就像《melo体质》里的那句台词:
 
“装在心里的眼泪会让人生病;
 
流出来的眼泪,很快就会蒸发,成为这世上不存在的东西。”
 
适当放过自己,就不会活得那么累。
文章编辑:嘉兴私家侦探